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志勇——我的教育生活:思想会客厅

敞开自己的心扉,将我的所思、所悟、所愿、所怨记录于此。

 
 
 

日志

 
 

什么是科学精神  

2010-12-31 11:19:07|  分类: 教育评论与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01-03 18:07:00

       什么是科学精神

      (一)科学精神的要义是求真

      1922年8月20日,著名学者梁启超应当时影响颇大的学术团体——科学社的邀请,作了题为《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的讲演。梁先生在演讲中开宗名义:“中国为什么直到今日还得不着科学的好处?直到今日依然成为“非科学的国民”呢?我想,中国人对于科学的态度,有根本不对的两点:

     其一,把科学看太低了,太粗了。我们几千年来的信条,都说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德成而上,艺成而下”这一类话。多数人以为:科学无论如何如何高深,总不过属于艺和器那部分,这部分原是学问的粗迹,懂得不算稀奇,不懂得不算耻辱。又以为:我们科学虽不如人,却还有比科学更宝贵的学问——什么超凡入圣的大本领,什么治国平天下的大经纶,件件都足以自豪,对于这些粗浅的科学,顶多拿来当一种补助学问就够了。  

      其二,把科学看得太呆了,太窄了。……只知道科学研究所产结果的价值,而不知道科学本身的价值;他们只有数学、几何学、物理学、化学……等等概念,而没有科学的概念。……我们若不拿科学精神去研究,便做那一门子学问也做不成。中国人因为始终没有懂得“科学”这个字的意义,所以五十年很有人奖励学制船、学制炮,却没有人奖励科学;近十几年学校里都教的数学、几何、化学、物理,但总不见教会人做科学。或者说:只有理科、工科的人们才要科学,我不打算当工程师,不打算当理化教习,何必要科学?中国人对于科学的看法大率如此。我大胆说一句话:中国人对于科学这两种态度倘若长此不变,中国人在世界上便永远没有学问的独立,中国人不久必要成为现代被淘汰的国民。

      在分析了中国人对科学的两种错误态度之后,梁启超对科学和科学精神作了如下界定:“有系统之真知识,叫做科学,可以教人求得有系统之真知识的方法,叫做科学精神。”并对这句话作了如下三层说明:

      第一层,求真知识。科学所要给我们的,就争一个“真”字。第二层,求有系统的真知识。知识不但是求知道一件一件事物便了,还要知道这件事物和那件事物的关系,否则零头断片的知识全没有用处。知道事物和事物相互关系,而因此推彼,得从所已知求出所未知,叫做有系统的知识。 第三层,可以教人的知识。凡学问有一个要件,要能“传与其人”。人类文化所以能成立,全由于一人的知识能传给多数人,一代的知识能传给次代。……中国凡百学问,都带一种“可以意会,不可以信传”的神秘性,最足为知识扩大之障碍。

      梁启超认为:中国学术界,因为缺乏这三种精神,所以生出了“笼统”、“武断”、“虚伪”、“因袭”、“散失”等五大病证。“以上五件,虽然不敢说是我们思想界固有的病证,这病最少也自秦汉以来受了二千年。我们若甘心抛弃文化国民的头衔,那更何话可说!若还舍不得吗?试想,二千年思想界内容贫乏到如此,求学问的涂径榛塞到如此,长此下去,何以图存?想救这病,除了提倡科学精神外,没有第二剂良药了。”

       (二)科学精神的基本内涵——探究、怀疑、实证与理性

      当代著名反对伪科学的斗士方舟子在《论科学精神》一文中指出:科学精神是多方面的。最容易获得赞同的一点,是探索精神。永远要对新鲜的事物敞开心灵,准备接受新的知识,容纳新的观念,探讨新的奥秘,追求新的结果。这是科学得以发展的基础。科学源于人类与生俱来的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事实上,许多动物都具有好奇心,这是对环境的一种适应,可以说是进化的产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也仅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每一个健康的儿童都是科学家。儿童热衷于探究新事物,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也轻信荒唐的解释,接受无理的答案。他们所缺乏的,是科学精神的另一个方面:怀疑。怀疑意味着科学绝不相信权威,也绝不无条件地宽容。除此之外,方舟子认为,还必须为科学精神增添新的内涵:这就是实证和理性。 实证不只是要求有支持的证据。控制条件、重复性、独立性和概率统计,乃是实证的特征,更是伪科学的死敌。实证离不开理性,亦即用严密的逻辑对证据进行分析和推导,在各种可能的解释中选择最合理、最可能的一种。在缺乏证据时,也能够排除那些不合理、不可能的解释。每一个健康的人都能够掌握严密的逻辑思维,但是每一个健康的人也都必须经过恰当的教育和严格的训练才能掌握严密的逻辑思维。即使是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也未必时时刻刻都在坚持理性的原则。实证和理性精神是科学精神中最为重要、然而也是最难掌握的方面,应该成为发扬科学精神的重点。

      方舟子进一步指出:探索、怀疑、实证、理性,是科学精神不可分割的四个方面。不过,我要强调的是:唯物主义辩证法应该是理性思维的重要思想武器。

      (三)科学精神的“求真”与“致用”

      上海师范大学的柳延延在《科学精神在中国》一文中指出:在中国传统的与现代的主流思想里缺少科学精神;西方的科学精神在当代中国的主流思想里蜕变成了一种科学“实用主义”的东西。

      章太炎在批判儒学的流弊时说:“道德不必求其是,理想也不必求其是,惟其便于行事则可矣”。台湾科学家吴大猷先生的话:虽说科学发展的结果,有可能极大地改进我们的物质生活,但是科学研究人员的出发点,却多不是以物质的收获为目标的。也就是说,科学追求的是事物的根本道理,它决不讲求实用,但事实上却可能无所不用。他老先生更进一步认为,中国把“科学”与“技术”合称为“科技”是“一种不幸”。因为它把两个概念的区别暖味和模糊化了,从而用“致用”代替了“求真”。科学与技术之间的巨大差异被人所忽视,这种忽视的后果是,人们常常把权威的原则、功利的原则,推移到“科学”之上而成为所谓“科学的原则”:有用即是真理,对于科学研究的项目无利不干、小利小干、大利大干。实际上,这些都是“技术原则”,而不是科学原则。显然,“功利”是与科学精神的“理性”要求背道而驰的。

     “学而优则仕”一向是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中国特色。做学问并不是为了学问本身,也不是为了用学问服务于社会,而是拿学问作为换取政治权利或世俗地位的筹码。请读者不要以为这只是以往中国士大夫的传统,今天的中国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仍然是太政治化、太世俗化了。

      我个人认为,科学精神在强调求真的同时,并不否定求善。我们在坚持科学精神时,应该防止出现的倾向正像吴大猷先生所讲的,要避免用“致用”代替“求真”。也如柳延延所指出的:求真与致用是科学活动的二个向度。强调科学研究是由求知的好奇心驱动,是只问真理、不计功利的认知活动,绝不意味着科学家根本不关心他的研究对社会的意义。

      (四)科学的创新精神

      我认为,科学精神就其内涵来讲,除了学者们提到的求真、探究、怀疑、实证、理性精神之外,还应该包括创新精神。科学的创新精神指人类个体不满足于现状、渴望变革、追求卓越的意识。创新精神是一个人创新的灵魂。具有强烈创新精神的人总是拥有一种渴望认识世界的激情,拥有追求知识、追求发明、发现的强烈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