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志勇——我的教育生活:思想会客厅

敞开自己的心扉,将我的所思、所悟、所愿、所怨记录于此。

 
 
 

日志

 
 

青少年道德教育还是应该从“孔融让梨”开始——李东生副部长谈德育  

2010-12-31 15:38:25|  分类: 素质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4-06 12:26:00

青少年道德教育还是应该从“孔融让梨”开始

——李东生副部长谈德育

     这几天一直想就青少年道德教育问题请教一下中央宣传部李东生副部长,可他一直很忙,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今天分组讨论,一走进我们第三组会议室,就看到李东生部长来了,我想这次机会来了,我直接就坐在了李部长的旁边。刚座下,又感到是不是有些不妥?原来这个位置是李总的。“没关系,他来了可以座其他位置。”听了李部长的话,我心理踏实了很多。

 

     一、每个人都要受教育,每个人都是教育者

“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不是孤立的”。当我讨教当前青少年道德教育应该关注的关键问题是什么时,李部长单刀直入地说。“这个问题必须从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他说:任何思想都有正反两面。出版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发生冲突时,必须坚持社会效益第一。有一本书,名字叫《前夫成了我女婿》,生活中可能有这样的例子,书本身也没有什么政治问题,但我要问的是:你要宣传一种什么思想,什么价值观?说到底,不就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多卖几本书?多挣几个钱吗?这种东西如果更多地流传到社会上怎么办?有时候,确实一个学期的学校教育就白做了。

     北京孩子一上学,交通流量至少要增加30%以上,家长接送孩子,包办太多,我们那时候可不是这样,但今天又没有办法。

     李部长说:有的一个老师一晚上辅导六个孩子,每个孩子两个小时,每个孩子交150元,老师一晚上挣多少钱?这种行为对孩子影响太坏了。

     因此,要呼吁全社会关注教育,社会上每个人都要受教育,每个人都是教育者。

      二、青少年道德教育的方式要调整

     “从我个人体会讲,青少年道德教育的方式应该调整。我们现在不少地方的中小学生的德育工作,往往从知识传授开始,这种教育效果如何?我认为,还是应该从孔融让梨开始。说到底,从具体生活中的道德体验开始,这样做效果也许会更好一些。”

     谈到这一点,我对李部长的观点深为赞同。问题是:现在中小学生的生活领域太狭窄了,中小学生的生活道德的生成与中小学生的生活领域的拓展不相适应。

     对于当前的生活对青少年道德生活的影响,李部长认为:“现在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一些弊端都在青少年身上有所体现。比方说,现在的孩子表现出来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非常可怕”“社会公德如何走进中小学的生心田?如何让孩子们学习、内化社会公德?过去为社会勇于献身是光荣的,今天呢?”一谈到今天的中小学生道德教育,李部长向我提出了一连串问题。

     他说:现在的青少年犯罪与家庭关系很大,教育系统存在着重成绩轻德育的现象。

     如果教育的所有价值都体现在升学上,体现在成绩上,那么,其他价值就没有位置了。这是应试教育带来的,可能一时还解决不了。

     他强调说:每周组织学生进行劳动教育太重要了,劳动教育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中的体验。长期下去,必有效果。

     有人认为,现在的孩子很自私,不会节约,花钱大手大脚。怎么办?我曾提议,每周带孩子们到门头沟农村看农民怎样生活?有些孩子到农村一看,生活怎么这么苦?对孩子们触动很大。

     因此,对于教育,我们不能怨孩子,家庭不能怨他,学校不能怨他。我们的孩子有几个知道穷苦老百姓的生活?关键是我们给了孩子什么?我们的电视给了孩子什么?我们的社会给了学生什么?我们的学校给了孩子什么?到农村看看,有的农民家里连个桌子都没有,学生读书没有课本,等等。看到这些现象,孩子们回来之后,就开始主动发动同学们给农村的孩子捐书,等等。

     一个活动可能影响孩子一辈子,对孩子的一生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

     三、学校教育是与整个社会相关联的

    “择校”问题为什么长期存在?北京的一些重点学校,追求的不是能不能上大学的问题,而是上重点大学,上北大清华的问题。这些学校一个就能上100多人,一所学校就相当于一个省。这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带来的。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公益性博物馆、纪念馆今明两年要免费高社会开放,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李部长说:这些部门为什么不开放?卖票也卖不了几个钱,关键是可以发放一些补贴、津贴,这就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学校为什么要收孩子的钱?固然与教育投入不足有关系,除了投资不足外,也有一个发放津、补贴问题。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我们的孩子都向所谓升学率高的学校集中,这很可怕。北京市的好学生都集中在10所左右的学校,这怎么行?这是个大问题。

     谈到这里,我主张,我们的教育应该把重点高中制度转向特色教育,鼓励特色教育、特色学校建设。李部长对我的观点表示赞同。

     班主任队伍建设要加强。过去,我们在德育队伍建设方面走了弯路。大学生建立什么公寓,搞什么宾馆式服务,这是教育吗?上学不是来享受的,是来接受教育的。学校是培养人的,我们提供这样的公寓式服务,想过育人的问题吗?在这里,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还是经济问题,在经济问题与育人问题发生冲突的时候,到底什么重要?不是育人更重要吗?

     四、教育的价值观要调整

    “升学是学校的,道德是社会的”。李部长强调:这个观点太要命了。

     谈到对孩子的实践教育,为什么一到实践中就行不通呢?关键还是评价校长的工作还是看升学。

     谈到教育,应试教育问题,到底症结在哪里?李部长认为: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升学是学校的,道德是社会的。这种观点要不得,如果这样看教育,不科学的。因为什么?毕竟学校教育在整个教育中处于主导地位,起着主导作用。

     这涉及到教育的评价体制问题、评价指标问题。

    “分数教育”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束缚人的发展。老一代科学家为什么出成就?人品好、道德特别好。还有人文知识特别宽厚,书法、诗词,等。这些东西都有助于科学研究、有助于创新。

     我们现在的教育,搞理科的学生,连写封信都写不通,最终他的发展会受到束缚。

     思想境界低,会束缚他的思想活跃程度,会束缚他的专业研究的活跃程度。

     谈到这里,我说我提出了一个观点:有大德才有大智慧。李部长对我的观点大表赞同,“当然,肯定是这样。”

     五、东西方的教育传统各有利弊

     李部长祖籍山东诸城,是在“文革”结束前的头一年上的大学,他在上海市复旦大学读书,上了三年半,其中学军20多天,其余时间都是上课、学习。谈起他的大学生活,李部长还是非常自豪的。

     工作后他也带过研究生,包括博士生。他认为:今天的学生有两个致命的问题:一是思维,思维太窄,摆在他面前的一个杯子,他看到的就是杯子。其实,人才是需要战略思维的,越深越宽才好。二是知识,知识面太窄。说白了,现在的学生思想不活跃,知识含金量低。有些学生的博士论文,废话可以占篇幅的1/3,我有时把这些划掉之后,让学生自己看看,他也认为有道理。

     谈到这里,李部长对西方一些做学问的方式也颇不感冒。他说:把简单的学问搞得玄而又玄,5分钟能说清的问题,为什么非要讲50分钟不可?常常搞得大家目瞪口呆。他说:自己实在不太喜欢西方这种做学问的方式。

     对今天教育中存在的“师道尊严”怎么理解?现在学校对孩子的教育是单向的,孩子们都处于被动接受——思想活跃不起来,老师没有压力,没有向老师挑战的。过去,我们都把学生挑战老师看作是不道德的,这要命!在英美课堂上,谁提出问题多,就会受到更多的重视。而我们的教师不是这样,他是知识的主宰,学生当堂能听多少,就算多少;能理解多少就算多少。这不行,这种局面,大家看到的是学生的发展受到局限,学生的创新精神的缺失,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教师受不到学生的挑战,发展的动力不足了,不学习了。

     李部长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太深刻了!对于学生们不向教师挑战,不善于提出问题,过去我们更多地是从影响学生的创新精神培养的角度看问题,在李部长看来,这个问题还严重地制约了教师的发展。谈到里,我问李部长,可不可以说我们今天的教育中封建主义的东西还有很多,他说:是这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