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志勇——我的教育生活:思想会客厅

敞开自己的心扉,将我的所思、所悟、所愿、所怨记录于此。

 
 
 

日志

 
 

教育改革面临的三个“更加困难”  

2011-01-29 23:2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改革面临的三个“更加困难”

 

28日5时30分,我准时被铃声叫醒,起床、洗漱,准备赶往济南火车站前往北京参加11时到下午5时的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第一次学术委员会会议。

到底参加不参加这次会议?我是犹豫再三的。一是省教育厅厅长办公会原定周四上午举行,后因故推迟到周五举行,二者发生冲突,春节前最后一次办公会,不参加是不太合适的。可是,我已经答应过北京方面,要参加这次会议。这让我有点左右为难。我请示齐涛厅长,齐厅长说,你就参加北京的会议吧。

28日早晨一场不期而遇的小雪,让我到北京参加会议的愿望有些动摇。望着窗外扬扬洒洒的雪花,我在想,北京是不是也在下雪?我今晚还能不能顺利回到济南?……不去了吧!我内心充满了犹豫与彷徨。我给北京打电话,济南这边下起了大雪,我可能赶不上火车了……北京那边告诉我:太遗憾了!我们多么希望您能出席这次会议。

我告诉师傅小罗,别着急,正常走吧,安全第一,能赶上火车就赶,赶不上就不去了,颇有一点听天由命的味道。到底去还是不去?我的脑子里一会儿决定去,一会儿决定不去,真折腾人!眼看就到了去厅里的路口了,还去不去火车站?我告诉罗师傅,继续往火车站赶,能赶上就去北京。毕竟,这事关国家重要教育决策的推动。能出一份力,就出份力吧!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来到了火车站,登上了开往北京的D42次动车。7点5分,动车准时启动了。北京,我来了!

就这样,从5点半起床,开始了一天的行程。10点20分到达北京南站,11点40分到达北京师范大学,11时50分专家委员会合影留念,然后集体用餐,接着1时30分开会,下午5时结束会议,赶往机场。很遗憾,原本7点15分起飞的飞机,直到9点才起飞,晚上10点5分到达济南机场,10点30分回到家。

在这次专家委员会会议上,我作了题目为《教育改革面临的“三个更加困难”》。以下是根据发言提纲整理而成。

改革开放以来,我个人认为,中国不缺乏好的教育决策,缺乏的是执行,是政策执行、运行的体制、机制和环境。正是因为如此,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面临着以下三个“更加困难”。

一、落实比决策更加困难

过去的2010年,将以“教育改革决策年”载入当代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史册。这一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召开了教育工会会议,出台了《教育规划纲要》。这一系列会议的召开和《纲要》的陆续出台,集中了全党、全社会的智慧,在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战略目标、战略重点、战略措施以及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都有了许多重要的突破。

但是,作为国家、省教育规划纲要编制的参与者之一,我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这就是:各地以会议贯彻会议,以纲要贯彻纲要。以至于各地会议开了,纲要出了,教育改革和发展就万事大吉了。历次教育工作会议的召开、教育规划纲要的出台告诉我们:这种危险不是杞人忧天,而实实在在的一种现实存在。

君不见,一些地方召开会议、出台纲要时干劲十足,因为中央开会了、纲要国家出台了,必须跟上,而抓会议精神、纲要精神的落实,往往就会慢慢半拍、一半,甚至对出台的各种改革任务、改革举措推诿扯皮,直至无人问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落实比决策本身更加困难。

我们之所以说,落实比决策更加困难,因为决策是利益格局调整的第一次博弈,落实则是利益格局调整的第二次博弈,而且是最为关键和根本的博弈。在纲要的编制和决策过程中,凡是涉及关键的体制、机制问题,都或多或少的涉及到改革相关方的权利或利益格局调整,有些决策“千呼万唤始出来”;有些决策成了“缩头乌龟”,刚刚露头又回去了;有些决策“犹抱琵琶半遮面”,不知道具体的指向到底是什么。

而当各种决策一旦进入了落实阶段,博弈就进入了权利和利益调整的真刀真枪阶段。权利或利益让出方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进行拼命的抵制,对于这些政策的执行,你中央、省委决定了,我不能说不行,但我可采取“拖延”战术,让你迟迟执行不了;我可采取讨价还价的办法,让你的政策变形;我可采取偷梁换柱的办法,让你的改革走过场……

在政策落实中,还有一种可怕的做法,就是各个权力部门以稳定为由,阻滞各种改革改革措施的及早实施。试问,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教育规划纲要》,出台的各种改革举措,地方要试点、要实施时,某些权力部门为什么迟迟不予审批?有什么权力迟迟不予审批?

但愿我的担忧是多余的,但愿各地教育工作会议的召开、教育规划纲要的出台是新一轮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恳请从中央到地方,都要建立健全落实国家和省级教育规划纲要主要责任人负责制,这里既要有任务分工,也要有改革的时间表。只有任务分工,而没有改革进程的时间表,任务分工也就成了软任务。在这个基础上,各地要建立公开而完善的改革任务年度进展向人大、政协报告制度和监督机制。

二、改革比规范更加困难

已经到来的2011年,可以说,是为期10年的“中国教育改革启动年”。改革离不开良好的制度环境,离不开一个健全的教育法治环境。没有这样的制度安排,没有这样的制度环境,改革就无法真正起步。正因为如此,这几年,我们山东省的基础教育改革,始终以规范办学行为为前提,始终把规范办学行为作为推进素质教育的基础性工作。规范办学行为就是中小学要遵守国家的教育方针、教育法律法规。没有基础教育办学行为的规范,就没有基础教育改革。

规范不是目的,规范只是为改革创造环境和条件。如果说,“规范”就是不做国家法律法规禁止做的事情,“改革”就是把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做的事情做到位。

从这几年的工作实践看,我深深体会到:改革比规范更加困难。这是因为:

.“规范”是统一的,“规范”的指向是十分明确的,而“改革”尽管方向是统一的,但从各自实际出发的改革路径的选择却是多样化的、个性化的、差别化的。

.教育改革比规范办学的风险大。谁来帮助基层改革者化解风险,降低风险,甚至分担风险?这是各地在推动改革时必须创造的制度环境。

.规范要求基层办学者知道不能做什么,进而不去做什么就可以了,而改革却比这复杂得多。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是:你知道做什么,却不意味着知道如何做。改革对专业队伍的需求是巨大的、迫切的。山东的教育改革证明,到基层指导改革的专业力量是极其困乏的。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帮助基层改革者化解、分担改革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不能一边要求基层教育部门、中小学加快改革,一边又要求改革者不能出任何问题;我们不能一边要求基层教育部门实施素质教育,一边又用升学率这个硬指标去考核基层教育部门和中小学。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大教研员队伍建设力度,促进教研队伍的转型,从过去的“考研室”真正回归为“教研室”。要让各级考研队伍真正进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主战场。

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大教师教育改革的力度,把教师教育融入当地的基础教育,实现教师培养培训与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的“零距离对接”。

三、坚守比创新更加困难

教育改革需要开拓创新,教育改革更需要执着的坚守。

冷静地思考,仔细地想想,我们的教育到底在改革什么?我们今天的教育之所以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和挑战,说到底,是当下的教育脱离了、偏离了、违背了教育的底线、教育的本质、教育的规律。说到底,当下的一切教育改革创新,都是为了推动教育向其本来面目的回归。在这个回归的道路上,坚守是需要胆略的,坚守是需要智慧的,坚守是需要意志的。因此,坚守是充满各种各样的挑战的。因为,说到底:

坚守,就是让教育回归其本来面目。

坚守,就是向现实的教育功利挑战。

坚守,就是向既有的利益格局挑战。

希望各级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对改革不求全责备,希望各级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对各种符合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精神的改革都要给予热情的鼓励,坚决的支持,这些支持包括正义的、道义的、政策的、财政的、……一句话,我建议:建立支持国家和省级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有效机制。

  评论这张
 
阅读(3502)|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