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志勇——我的教育生活:思想会客厅

敞开自己的心扉,将我的所思、所悟、所愿、所怨记录于此。

 
 
 

日志

 
 

改革就是让教育回归常识——与秦书记谈教育  

2011-05-13 22:22:40|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就是让教育回归常识

——与秦绍德书记谈教育

 

2009年,作为全国人大,我与我国新闻战线著名学者、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书记在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相识,我们对话的是主题是高考改革问题。不过,那次相识并未相见。我在北京中央电视台演播室,他却在上海,我们之间是通过电视屏幕而认识对方,并因对彼此教育理念的赞赏相通而有了进一步交流的愿望。随后不久,我率山东省高中校长们访问复旦大学。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我们又一次因应新闻界的教育访谈而相见。我们约定,继续推动复旦大学到山东省开展自主招生改革。对于这项合作,黄胜副省长、省教育厅非常重视。

5月12日,我率领考试院、基础教育处的有关同志终于成行。秦书记专门致信欢迎我们一行到复旦大学做客,并派陆副校长、招办的同志与我们商谈合作开展自主招生的相关事宜。上午,我们与陆副校长等同志的会商特别顺利,并就如何开展工作形成了共识。中午,秦书记专门设便宴招待我们。我们相见甚欢,边吃边聊,一个小时40分钟的时间似乎一晃而过。

一、那时的教育是真正的素质教育

秦书记是一个我特别欣赏的具有非常典型的传统学人气质的谦谦君子。同时,他又保持着新闻人直言不讳的品格。我们谈起各种教育问题,他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秦书记的高中生活是在著名的上海中学度过的。他认为,自己当时在上海中学接受的教育是真正的素质教育。那时的教育,学校特别强调,老师们要千方百计地在教好每节课上下功夫,学校要求老师课后要少布置作业;下午第3节课开始,班主任一定会把学生都赶出教室,到外面活动、锻炼去。

我想起自己的高中生活。我记得,那时我的班主任是著名的语文特级教师,每当到了下午第4节课,一定会撵同学们到操场上去活动。因为我的母校有一个观点,叫做“7+1”大于8。就是说,7个小时的学习加上1个小时的锻炼,其学习效果大于8个小时的学习。

秦书记还告诉我们:学校那时各种活动特别多,包括各种社团活动多。他当时负责学校学生文艺宣传,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

秦书记说,那时的教育,特别注意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关注学生良好学习习惯的养成。他说,学校经常举办作业展览。他有位同学作业写得特别好,就问同学有什么秘诀,同学说无非“认真”二字。

二、那时的教育不搞文理分科

作为国内著名高校,复旦大学的自主招生是独树一帜的。向往复旦大学的高中学子们都把复旦大学的高中10门学科的“千分考”看作是过“鬼门关”。之所以如此,无非这种考试与当下普遍实施的文理分科教育相冲突。

谈到文理分科,秦书记说,他们那时的高中教育是没有什么文理分科的。1954年,由于参加高考的学生多,国家不得不统一组织高考,而为了便于组织考生考试,就把考试科目分理工、文史、农医等三个方向。尽管如此,平常学生的学习是不分科的,只是到了高考前两个月才根据自己要考的高考科目,由老师组织进行分科准备。

他们高考那年,上海中学300同学毕业,考上北大清华40多人。

三、布置这么多作业,老师为什么不试做

秦书记说,那时的教育特别强调双基教育,强调精讲多练。但是尽管如此,作业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多。

我说,现在孩子们身上背负着“三座大山”,这就是:超课时上课,挤占了学生自主学习的时间;海量的作业,挤占了学生的节假日、双休日和正常的休息的时间;过多过滥的考试,让学生没有了反思的时间,使学生天天围绕着考试而学习,搞得学习喘不过气来。

对于我的看法,秦书记深表赞成。他说,去年,鉴于今天的孩子们的作业太多,他写了一篇散文,题目为《作业》,投给了《新民晚报》,试试能不能发表。

大家都知道,秦书记是新闻战线的老领导,是卓越的新闻工作者,他的文章报纸能不买账吗?可秦书记并没有署自己的名字,用的是笔名。结果,这篇散文发表了。秦书记说,这说明编者认同他的观点。

这篇散文,说到底,就是批评学生作业太多,害死学生。他说,刚上初中的孩子,一个十一假期就布置了一本英语习题集、一本数学习题集。还有一篇作文、三张数学试卷。自认为自己的数学基础还不错,就帮助这个女孩子做数学作业,结果一张卷子就做了两个小时,……

秦书记说:老师布置这么多作业,学生能做完吗?为什么老师不先做一做呢?

对于秦书记的观点,我非常赞同。我告诉秦书记,我主张对作业进行3点改革:一是要布置有针对性作业。老师不能在教辅上、练习册上布置作业,对作业老师要进行精选,布置适合学生学情的学业;二是不批改不布置作业。有的教师说,自己改不了那么多作业,那你少布置作业,能改多少就布置多少。你想想,老师不批改作业怎么能了解学情呢!三是不反馈矫正不布置作业。只有反馈矫正,才能通过作业讲评,让学生举一反三,让学生掌握规律,让学生改进学习中存在的问题,等等。

对此,秦书记大加赞赏。他说,他们学校陆谷孙教授教韩国学生英文,韩国学生的英文比中国学生差远了。即使如此,陆教授对韩国学生的英文作文每篇都要精心批改。

四、教育要“接轨”接什么“轨”

现在,有个时髦的说法,叫做与国际接轨,对这个提法秦书记颇不为然。他说,今天学界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就是常常拿西方的现代化说事。有的经济学家研究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功,肯定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绩时,总是说,这符合了西方经济学的什么、什么规律,等等。

我说,其实,教育界当下也有这样的风气。我们中国教育有自己的许多优良传统。如,先教人做人,后教人读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因材施教,循序渐进,等等。

秦书记说,我们不能丢掉自己的东西,不能盲目地去跟随西方。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我们对中国的民主政治制度自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我们的政治制度是有独特优势的。对此,秦书记特别自豪地谈到复旦校友张维为的新著《中国震撼》。这本书深刻地探索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作为一个正在走自己特色的现代化道路的国家崛起的特殊而深刻的意义。他说,这本书值得大家一读。

在复旦朋友的教育对话中,我一直在阐述我的一个观点:教育改革就是回归常识。常识是什么?说到底,就是不用证明的公理。我们的今天的教育在许多方面被扭曲了,必须回归人类教育的基本规律上来。

在这里,我们在学习借鉴世界先进教育理念的同时,千万不能丢掉中华民族的优秀教育传统!

 

 

附录一:作 业

  附记:我在与秦书记交谈时,问他《作业》发表的时间,他说记不清了。问他以什么名字发表了?他说,用的是看到的当地地名,也记不清了。还好,我在网上找到了这篇文章。收录如下,供朋友们学习思考。

新民晚报

20101013 星期       

 

  十一长假,和友人相约去山间公寓休闲。同行的有一对母女。女孩高高挑挑,已和母亲差不多高,可一路仍稚声稚气,叽叽喳喳,没脱孩子气。说是刚上初中预备班,肩上背了一个硕大的双肩背,沉甸甸的。

  山里郁郁葱葱,空气清爽得让人不由得深深呼吸,桂花飘香令人陶醉。大家奋力爬山,汗津津却兴致勃勃,城里人好久没和自然这样亲吻了。回到住地沏了壶绿茶,正当大人品茗休息的时候。小女孩却一脸无奈地打开了书包,母亲在旁催促她快做作业。

出于好奇,我打听有多少作业。听完叙述,不由得大吃一惊。有一本英语习题集、一本数学习题集。还有一篇作文、三张数学试卷。女孩告诉我,老师说的十一假长,每天都要做作业。怪不得那个双肩背挺沉的。

我自认为小时候数学基础好,自告奋勇地担当女孩的数学作业辅导。一个做,一个看,遇到难题作点启发,奋斗了近两个小时,才完成了一张试卷。望着未完成的试卷和习题集,真是漫漫无期啊。这个女孩刚进初中预备班一个月,数学也只涉及代数的基础知识——数的性质和分数的运算,作业量就这么大,不知以后还会怎么样。我想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肯定也是本着精讲多练的原则,希望学生打好基础。但是题海战术,不加选择地重复练习,效果就一定好么?

夜深了,大人都睡了,可那女孩还在灯下。第二天早晨起来,女孩的母亲告诉我,昨晚她作文写到一点半。果然,女孩的眼圈红红的,一脸倦意,没睡醒的样子。问起作业为什么这么多,女孩朝我们笑笑,一脸无奈。这是一个听话的女孩,努力完成着老师布置的作业。如果产生了逆反心理,不愿做又怎么办?

在赴另一个景点的途中,女孩在车里睡着了。她母亲又告诉我,节假日还算好,平时早晨六点半就得出家门,晚上作业总做到十二点。  须知这是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啊!我真担心,天天这样疲劳,孩子会不会大脑麻木、变傻。在这样的作业负担下,孩子们的兴趣、天性还有多少空间呢?这是催人成才,还是摧残少年?老师们为什么不亲自试做一遍这样的作业?

附录二:

我在网上找到了关于陆教授的这篇文章,读后令人感动,也一并附后,供大家参考。

师德标兵复旦大学陆谷孙教授印象


2004-9-1 9:07:29

  陆谷孙教授,以主编《英汉大词典》闻名于世;而在他学生眼中,与学问齐名的,是先生独特的师德师风。
  他的课,如同盛会,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进修生,从四面八方赶来,把教室撑爆;他批改的作业,被许多学生珍藏,因为密密麻麻的修改中饱含着老师的心血;他家的饭桌,令学生留恋,与老师探讨理想主义和人文精神是一种享受;黄昏时分,陪陆先生在校园散步,听他吟诵消磨绚烂归平淡,独步秋风无古今的诗句,更令学生们无限眷恋。
  复旦数千名研究生评选出的学校十大杰出教授中,陆谷孙教授得分最高。学生们说:陆教授兢兢业业授课,为我们营造了一个美好的精神世界。陆教授说:我一生中得过不少奖,但这次是给我喜悦最多,让我最感动的一次。
  第20届教师节来临之际,陆谷孙荣获上海市首届师德标兵称号,让我们细致记录陆先生教师生涯的点点滴滴。
  学生是我子女的延续
  陆谷孙常说:学术是我生命的延续,学生是我子女的延续。为了这份延续,他呕心沥血,又乐在其中。
  讲台上的陆先生,神采飞扬,声如洪钟,诙谐幽默,博古论今。他一直带头给本科生上课。一门给大四学生开的英美散文课,上了十几年,可每次上课前,他都要抽出时间重新备课,查阅新材料,补充最新内容,研究学生的思想脉络和兴趣点。别的老师都是20多人一个班,惟独陆先生的班级膨胀100多人,因为他的课就是一个大磁场
  教好书是教师的天职,陆谷孙最反对天职异化30多年来,陆谷孙从没有离开过讲台。他是全国政协委员,社会工作繁忙。再忙再累,他也不会影响教学,有时刚下飞机就不顾劳累直奔教室。一段时间,他心脏早搏发作,仍然坚持上课。直到有一天在课堂上,学生们发现他脸色苍白,体力不支,好像透不过气来,就提出要送他去医院。让我把这堂课上完。陆先生坚持。下课后,他就被直接送到医院急救;成群的学生手捧鲜花,含着泪,在诊疗室外守候。
  在陆谷孙心中,学生永远是第一位的。外界邀请的一些会议和活动他经常推托,而学生请他则有求必应。有一次,其他高校学生请他去开讲座,陆教授欣然答应。一堂讲座赢得满堂彩,结束后,一位学生会干部交给陆教授一个信封,作为酬劳。陆教授连连推却:你们能专心听讲我很高兴,其实学生比我更辛苦,这些钱还是留给你们搞活动用吧。
  学生们说,听陆先生的课、与陆先生交谈是一种享受,他的话语不仅洋溢着浓浓的学术气息,也散发着独特的人文主义光辉。他常说,学生不能只做学舌的鹦鹉,要做有思想的雄鹰人要有一种对永恒的敬畏,就像康德所说头上的星空,心中的道德律。对弱势、弱小要有一种由衷的爱;对权力话语要有一种怀疑……”
  学术上我锱铢必较
  对陆先生,学生们又敬又。做陆谷孙的弟子,辛苦。
  陆先生的弟子高永伟对自己当年的硕士论文答辩,记忆犹新。答辩会上,几位导师组成一组,陆先生也静坐一旁。小高认为自己回答得不错,可以顺利通过;不料,陆先生最后发话了,一脸严肃,当着其他导师的面,指出他有几个词发音有问题,这些最基本的发音应该掌握。一般导师在自己学生的论文答辩会上,总是胳膊肘往里拐,陆谷孙却不是这样,对自己的学生更严格,在学术上锱铢必较
  论文交给陆先生修改,学生们总有些战战兢兢。一偷懒、一怠慢,论文可能就会被改得满纸流血。从结构、措词,到拼写、标点符号,每一处错误或不妥都逃不过陆先生的眼睛。
  对当代大学生,陆谷孙有自己的认识和期望。他说:现在的大学生对于技术方面的掌握和敏感度要远远超过我们当年,但他们不像我们那么能吃苦,那么懂得满足。在学问上,他们也越来越不精细。现在大学生在信息上的地平线比我们当时要开阔很多,但是不是思想上的地平线也相应开阔了呢?……话虽犀利,但切中要害,发人深省。
  任何一种不尊重学术的行为,陆先生都难以容忍。有一次,外文系的一位教师发现有位学生的论文部分段落是抄来的,打算评为不及格。后来听说,这位学生是陆先生的爱徒,是不是该给名师留点面子,手下留情?这位教师犹豫了。陆先生知道后,立刻把这位学生叫来,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支持系里的教师打上不及格
  严格的陆先生也常常让学生感动。高永伟记得,那次他和陆先生合编了一本《当代英语新词语辞典》,陆先生坚持把学生的名字放在前面。书稿交付给出版社后,陆先生还不放心,怕出版社自说自话把名字的顺序给颠倒了,就特意写了封信给出版社,再次说明学生名字在前,我的名字在后
  我在中国更有用
  听复旦师生描摹陆谷孙的为人,六个字熠熠生辉———“平凡、踏实、高尚
  陆谷孙的夫人和女儿在美国定居,生活稳定舒适,可陆先生硬是不肯去,60多岁的他一人独居在复旦教工宿舍。逢年过节,家里的保姆回乡团聚了,陆先生有时就泡碗方便面了事。前不久,他去办理赴美探亲签证手续,签证官看了他每次出入境的记录和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后,问:陆先生,您为什么不申请在美国定居?陆先生不假思索地说:因为我在这里更有用。
  陆谷孙是英语大师,但一再要求学生热爱母语:在学好英语的同时,一定要把汉语作为维系民族精魂的纽带。他经常饱含深情地为学生吟诵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的一段话———“我们爱祖国的文化,爱祖国的文字,爱祖国的语言,一句话,我们是倔强的中国老百姓。
  陆谷孙对自己吝啬,对他人却十分慷慨。多年来,他陆续向外文系捐出10万余元,惠及多位老师、学生。一名勤杂工的孩子生病住院,他二话不说就拿出1000元送到系里,一再叮嘱一定要交给他。可自己每天的菜金,他却让保姆10元以内。
  陆先生淡泊名利,率直而倔强。有的刊物想让他做个挂名编委,好几次,数百元的汇款单一寄到学校就被他退了回去,对这样名利双收的好事,他说我没做过事,不要这个钱。陆先生主编的《英汉大词典》获得许多大奖,社会肯定这部作品,陆先生深感欣慰。但对于频频获奖,陆先生却说:凭一本书到处揽奖,只能说明学术浅薄。他引用英国一位辞书大师的话来表明心境:既不害怕批评,又不盼望称赞,我冷淡又安闲地把作品交付给世人。
  他经常对学生说,功利也许会推动人一段时间,但幸福并不靠金钱累积。守住自己的底线,徜徉在美好的精神家园,生活就可以很舒适,很稳妥。
  师德是一份付出,这份付出是学生成长发展的珍贵养料;师德也是一种感染,这份感染浸润着学生的精神世界,深入而长久。

编辑:丹尼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徐敏 彭德倩 陈灵

 

  评论这张
 
阅读(5645)|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